比如融资租赁方面

2020-03-07 04:37

记者获悉,上海“一带一路”建设方案,重点聚集在经贸投资、金融合作、人文交流和基础设施四大领域,而上海的最大优势就是开放。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举办经贸展会、研究探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进金融合作协议、积极融入欧亚铁路网……在全面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过程中,上海一直处在领头羊的地位。

今年以来,上海已经与新加坡、捷克、土耳其、阿联酋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贸部门和节点城市签署了经贸合作备忘录,在贸易、金融、能源、装备制造等领域落实了一大批重大项目。

毋容置疑,“一带一路”战略是上海“四个中心”建设(国际金融、贸易、航运、经济)、自贸区建设以及上海对外开放、发展开放型经济的一个重大机遇。而上海与“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度融合已经跃然眼前。

星移斗转,在滚滚流逝的黄浦江两岸,一座座摩天高楼拔地而起。两年多前,自贸区正式在这里挂牌成立,这里成为举国瞩目全面深化经济改革的试验场。

当前,上海正积极抢抓机遇,做这一重大战略落实的先行者、领跑者。在这一过程中,如何进一步扩大开放、如何围绕简政放权深化改革、如何以创新驱动发展,上海在这些方面的诸多探索,颇值得同为开放改革高地的海南学习借鉴。

朱民介绍,以自贸区理念改造一级地方政府管理模式,着眼点就是营造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

当前,上海正在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而上海自贸区作为创建全球有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承载区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自贸区的改革是要跟科技创新示范区的建设匹配起来,让科技创新的能力转化出来,展示出来,通过制度创新,释放市场创新的动力。”朱民表示。

一组数字在寒冬里呈现暖意——自今年4月扩区以来半年间,上海自贸区累计已新增企业9168家,一举超过自贸区设立前20年新增企业的总和;分别以设立自贸区前20年、自贸区设立后的“1.0版”20个月以及扩区后“2.0版”6个月为界,月均新增外资企业数从28家增至168家再增至目前的266家。

“周到”“便捷”,这是记者在上海自贸区采访中,众多企业谈及在上海自贸区办理业务时,提及最多的词汇。

与上海自贸区挂牌初期每个工作日综合服务大厅都是门庭若市不同,如今排队的现象消失了。“现在每天有400—500人来此办理业务,虽然排队的现象消失了,但大厅窗口的服务功能却越来越丰富。”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保税区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道。

比如融资租赁方面,自贸区将除了拟对区内注册的各类融资租赁公司及项目子公司,实施融资租赁货物出口退税的试点政策等税收优惠政策外,还将取消融资租赁公司在区内设立单机单船子公司的最低注册资本限制,允许融资租赁公司兼营与主营业务有关的商业保理业务。

12月的上海,已进入到一年中最冷的时间。五洲大道以北,位于长江口的上海综合保税区外高桥码头,车来船往,巨大的龙门吊上下起伏,边上则是泊岸的巨轮正在作业,一派繁忙。经过20多年的发展,这里已经成为国内经济规模最大、业务功能最丰富的特殊区域。

在上海自贸区发展的两年时间里,包括电子商务、融资租赁、高端维修、大宗商品交易、离岸贸易等多种新型业态在这里出现。

一百多年前,这里设立外贸口岸后,万商云集,实业兴盛,被誉为国际大都会。

2013年9月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上海自贸区”)在这里正式挂牌。今年4月27日,上海自贸区正式扩区,陆家嘴金融片区、金桥开发片区、张江高科技片区三大片区正式纳入上海自贸区,上海迎来自贸区“2.0时代”。

统计显示,上海自贸区张江片区已认定的孵化器达到30家,创业苗圃11家,加速器4家,覆盖集成电路、“互联网+”、文化创意等领域,孵化面积超40万平方米,是上海孵化器数量最多、领域最广、形态最多元、链条最完善的区域。

释放市场创新动力激发市场活力“奇葩帮”,是“90”后创业者曹子恒为自己的社交产品所取的名字。在上海自贸区张江高科技片区的蚂蚁创客空间里,像“奇葩帮”这样天马行空的创业项目还有很多,“投资与被投资”的故事每天都在这里发生。

近期,上海外高桥的保税区综合服务大厅又新增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报关单位注册登记等5项功能,自贸区的“单一窗口”服务实现了由企业主体资格的注册登记向进出口经营资质的备案登记延伸,进一步缩短了办事时限。

与自贸区一样,上海形成了以国际化、法治化、市场化为目标动力的营商环境新格局。借鉴上海自贸区的经验,上海在全市推进“告知承诺+格式审批”外资审批管理改革,大幅简化了审批流程、压缩了审批时间,这些都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实施注入了活力。

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领头羊,中国最大的商业、金融中心,抢抓“一带一路”战略,上海有先天的优势,货物吞吐量全球第三名的航空港和全球第一装箱吞吐量的海港都将直接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

与此同时,自贸区还成为国内企业“走出去”的桥头堡。朱民提供了一组数据,今年1—10月份,通过上海自贸区的海外投资是去年同期的4.9倍。而在这中间,对于“一带一路”区域国家的投资占了50%左右。朱民认为,企业“走出去”支撑了“一带一路”战略的进一步实施。

“制度的创新和营商环境的改善,比一般的政策优惠对企业更具吸引力。”朱民还举例,如今的自贸区综合服务大厅的窗口人员如果不经过上级的同意,不允许对办事人员说“不”。“从以往窗口人员‘点头不算,摇头算’转变为‘摇头不算,点头算’,解决了三尺柜台就把人家挡在外面的权利剥夺了,让窗口人员不再是阻碍政府和市场之间的一个屏障,而是一个通道。”

他举例道,海关商检为推行贸易便利化,推出了数十条制度变化,转变了政府执政的思路。“原来是‘有罪推定’,假设企业有走私、逃税的倾向,现在‘无罪推定’,我检查是为了验证你是好的,我们已经跟国际上接轨了。”

12月4日17时30分,已到下班时间,但上海外高桥的保税区综合服务大厅依然灯火通明。大厅里36个窗口一字排开,工商、商务、税务、海关等30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如同“专家医生”,井然有序为“拿到号还未办业务”的企业回答关于自贸区各类问题。

“外资企业投资的增多,显示了他们对自贸区改革的信心增强了。”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副主任朱民在海南“一带一路”采访团记者采访时表示,自贸区坚持的以制度创新为核心的改革和开放,振市场信心的尝试得到了国际市场的认可。他表示,融入“一带一路”战略,上海自贸区与国际高标准的投资贸易规格相衔接的制度体系上还会更进一步。

上海市商务委员会主任尚玉英表示:“上海将针对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市场需求,继续推动电力、通讯、汽车、装备制造、钢铁、化工、轻纺、航空航天、船舶和海洋工程等行业有竞争力的企业‘走出去’,同时也欢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优势产业来沪投资。”

企业办事员们最直观的感受是,以前企业注册需要填写一大堆申请资料,而在自贸区办事大厅,企业只需要填写一张“投资者备案申请和承诺书”;原来办个营业执照,起码需要一个月时间,在自贸区,交了材料等上4天,企业即可领到证照;试验区对外商投资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企业递交材料前,先在网上申报,确认不在负面清单内,半小时就可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