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我们真的压力好大

2020-06-21 18:08

“业界良心”,乃消息传出之际,网友对黑龙江方面的慷慨奉送,所谓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本人当年是从黑龙江走出来的,也很为家乡政府出于善解人意的“另辟蹊径”感到由衷的高兴。“风云突变”之后,也要失望小小,然惟其如此,更要冷静地看待并分析问题。

改革开放之初广东有条宝贵经验:只干不说、多干少说、干了再说。归结为一点,就是践行了小平同志的“不争论”。小平同志说:“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一争论就复杂了,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广东经验与小平这话的价值如今被低估了,从黑龙江的“拟免”到“不免”所经历的周折来看,有重新祭出的必要。这问题还是点到即止吧。(潮 白)

总之,除夕免费不会是“误读”,现在看来是大家欢喜过头带来的“负效应”,乃至“好心办了坏事”。所谓“负效应”,是给人家不免的地方带来了压力。某个“东部地区”的省份就拍案了,一名交通部门的官员说:“黑龙江的做法是不讲政治。”先前“业界良心”的帽子未免太高,现在“不讲政治”的帽子未免又太重,谁也担“戴”不起,这一来,压力自然就腾挪到了黑龙江一方,那句“我们真的压力好大”,显然就是“拟免”到“不免”的关键因素。此情此景,还是前人话说得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这个出处我知道,是三国时期的文学家李康说的。

1月14日下午,黑龙江省高速管理局正式对外发布称,2014年春节全国收费公路小型客车的免费通行时间为1月31日的零时起,至2月6日的24时结束。这就是说,除夕当天,黑龙江高速公路照常收费。此则消息被诙谐的人们称为:“业界良心”黑龙江缴械投降。至于何有此说,稍微关心时事的人们都清楚前因后果,简单地说,之前黑龙江方面传出的是除夕中午开始“拟免”的消息,现在斩钉截铁的是“不免”。

国人其实历来是重视除夕的,今天的“春节”跟从前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汉朝的时候,人们把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称为春节;南北朝的时候,人们把整个春季称为春节。今天的“春节”名称,只是袁世凯时代的产物,大年初一从前叫元日。王安石《元日》诗所描绘的,跟距今二三十年前的光景也还差不多。所以位卑如我辈就不大能理解,在不断强调重视传统文化的背景下何以仍然漠视除夕。还不能理解的是,不就三天假嘛,拼成七天之后的第七天,究竟是初六还是初七有什么关系呢,但第一天是除夕还是初一则“否泰如天地”。挪一挪,很简单的事情,却还有个课题组在研究,却又研究出这么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结果。谁能理解?请你告诉我。

“误读”是不大可能的。网友中不少是有文化的人或者有文化的人居多,尽管当初那消息并没有直截了当,但是“听锣听声,听话听音”。不过是几天前的新闻,即便几年前的,如今翻出来也很容易。重温一下会发现,免费消息确实非由权威部门发布,而是“一位黑龙江省有关部门了解情况的人士”如此表示:“如果全国不统一免(费)的话,我省拟从(除夕)中午开始免。”而又“据了解,在以前尚未有重大节假日免费通行政策时,黑龙江省收费公路近年来也都在除夕和正月初一放弃了收费”。惯例和表示结合在一起,足以听出话音。且消息传出、网友奔走相告之后,黑龙江有关部门均未出面否认,也应该表明确有其事,“无声就是默许”嘛。这话出自哪里我不知道,电影《有话好好说》里,“姜文”讲歪理,“李保田”问他谁说的,他说“俗话说”。这里权且东施效颦,拿来当一下“挡箭牌”。